凤梨与夏柑

都有白月光 何必上东墙 人生则如戏 一日一沧桑

有没有……日语口语好点的小伙伴愿意和我搭档配音呀qwq可能也没什么成就就是玩儿(ฅ∀<`๑)╭

分享一只落单的大眼儿→_→
复制党中没打码的是我的名字,欢迎来找我玩儿~

各位基三er。
一个问题。
我就问一个问题。
你们怎么安排自己上厕所的时间的。

33我们打剑明秀/苍藏秀,一打五六个小时以上,作为一个女孩子真的不太好意思对两个男孩子讲“我要去上厕所了你们等等啊”,所以每次都是找理由“我看看有什么装备能换”“我插个石头”“我精炼一下”“我换个奇穴”“我飚延迟了先别排”…………理由都快用光了啊!

还有打本的时候,都!不!上!厕!所!的!吗?
好几个小时甚至十几个小时大家都不动一动吗?
当着25个人的面扣字“对不起我憋不住了”
这是何等的尴尬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选择死亡。
我大概会是第一个被憋死的秀秀吧。
冷漠。

【伞修】其实这也是一篇叶神生贺

r18预警
链接见评论。
H市最近天气太可怕了根本无法静心写东西qwq连这篇都拖到现在才发上来……总之就是混更……

【生贺】叶修在嘉世的第一个生日

祝世界第一的小队长生日快乐啊。


“叮——”

叶修被电话铃吵醒,一边吐槽该换个不那么吵闹的电话铃,一边从床上坐起来,拿起听筒。

“叶秋啊,是我,陶轩。”电话那边熟悉的声音响起,叶修揉揉眼睛:“一会儿就见面了,还打什么电话。”

“今天训练提前,八点开始。”

“……”叶修从床上弹起来,因为他看到了时间,七点五十。

“陶哥你这就不对了,这个点儿才通知,是不是存心玩——”对面传来忙音。

叶修无奈地从床上爬起来,开始洗漱。

幸好训练室就在楼下,叶修叼着油条出现的时候,不多不少,正好八点。

“嘭”“嘭”两响纸花的声音。

叶修不明所以地抬起头,纸花落在他身上。

叶修油条差点都掉了,他看见他的队友和老板从训练室推门而入,每个人都笑容灿烂,陶轩还捧着一顶滑稽的生日帽。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叶哥!”

“叶秋又老一岁啊。”

“怎么样?是不是很惊喜?陶哥出的主意,把我也叫来啦。”苏沐橙从人群中挤出,也顶了一头纸花,冲着叶修笑。

“原来是你。”叶修也笑,扫视了一圈,目光落在陶轩身上。

“听沐橙说你以前也很少过像样的生日,”陶轩不好意思地看着他,“从现在开始慢慢补,嘉世在一天,这个日子就是我们大家的。”

以往嘲讽惯了的叶修微微点头,头一次说不出话来。

吴雪峰往他怀里塞了个大包裹,包装还挺精美。

“好好收着,虽然不是什么贵重东西,起码是大家的心意。”

“是啊是啊。”周围人附和,还有人起哄:“打开看看!”

叶修拆着礼物,头一次觉得手速跟不上思维。

有经理送的手表,陶轩送的新鼠标和键盘,吴雪峰送的几条烟……

嘉世刚刚起步,确是没什么钱的。他们也都知道叶修并不在意礼物本身的价值。

叶修继续翻。最里面是一本相簿。

周围不知道什么时候一片寂静,大家屏住呼吸。

叶修翻开第一页。

第一张照片,是嘉世刚刚成立的时候经理要求大家拍的第一张合影。那张照片后面还有全队的签名以及一句张狂的“嘉世永远是冠军!”。

第二张照片,是队员们在训练室里训练的时候,视角在门外,大概是经理闲得无聊的时候拍的。

第三张照片,叶修甚至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发生的,看照片好像是他跟陶轩争夺……一根烟。

第四张照片,是职业联赛嘉世参与的第一场常规赛胜利之后,陶轩自掏腰包请他们搓了顿烧烤,连往常滴酒不沾的他也喝了一杯啤的,大概是这个原因,拍出来的照片脸色发红。

……

“你们就不能把我拍好看点?”叶修啪地合上相簿。

陶轩挺失望:“说好的感动得哇哇大哭呢?”

“谁?叶秋?”苏沐橙捂着嘴笑:“相处这么久了你还妄想什么呢?”

陶轩举双手投降。

“行你们的心意我知道了,那我就不客气了。”叶修把礼物聚拢到一起,拿个袋子装好,看看周围:“看什么看,今天不训练了?”

“别忙别忙,”苏沐橙嚷道,“重头戏还没来呢。”

叶修头也不回:“嗯?你们不会还买了蛋糕吧?”

陶轩哭丧着脸:“果然瞒不过你。”

话音未落,经理和几个工作人员推着小车,上面是个奶油蛋糕,双层的,旁边有个莲花蜡烛,一路走一路响着生日快乐歌。

叶修惊讶:“这么破费?”

“怎么能是破费!祝我们嘉世的大英雄生日快乐!我等着你带领我们走向辉煌!”经理大手一挥,豪气干云,“来来来我们唱歌!”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唱完中文,经理意犹未尽,又指挥大家唱了一遍英文的。

“……”叶修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这些好像比他还高兴的人。

“还愣着做什么,切蛋糕啊。”苏沐橙递给他一把塑料刀和几个盘子。

叶修本来不想吃,但是大家都看着他,他只好也给自己切了一块。

放到嘴里,满满奶油味,很甜,甜到舌尖。

“嘴上不说,心里还是挺感动的吧?以后每年都给你这么过。”苏沐橙咬着叉子,托着腮。

叶修说“好”,可惜声音淹没在大家吵吵嚷嚷里。

他懒得再说一遍,又叉起一块蛋糕。

确实甜。

【周叶】结婚那点儿小事

原来它只是个段子……总之周叶结婚梗吧

“都来了?”这是叶修的声音,他穿着白色西装,左边是穿着黑色燕尾服的周泽楷。

两个人包了酒店的一层,周围坐着清一色的职业选手。这是他们的婚宴,只请了圈内人。

“大家都知道我和小周怎么回事儿,咱这就是走个形式,大家吃好喝好啊。”叶修吆喝,周泽楷在边上,笑得有点腼腆。

“叶修你这也太没诚意了!”下面有人不干。

“怎么没诚意?”叶修眼尖,一眼捕捉到窃笑的方锐。

“至少说两句吧。”方锐也不太懂婚礼流程,不太确定地求助周围的人,“爆个料什么的,谈谈过去未来啊。”

叶修嗤之以鼻,他看看周泽楷,“我们不搞这一套。”

“搞吧搞吧。”很多人都这么说。

“这家酒店上菜太慢竟然给你们这种可乘之机,我得给个差评。”叶修无奈地看看挂钟,“问吧,小周你替我答。”

“嗯。”周泽楷犹豫了一下,就一下。

“叶修你也别想逃。”作为联盟著名的机会主义者,黄少天大声喊,下面人纷纷附和。

“叶修你是怎么拐跑联盟第一脸的?”

叶修摊摊手,刚想扭头叫周泽楷,陈果在旁边乐:“联盟第一脸,联盟第一脸T,多般配。”

“……”叶修被噎,争辩:“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是小周先动的手。”

看着一圈人脸上实打实的怀疑,周泽楷不得不出来解围:“真的。”

知道内情的苏沐橙出来作证:“真的真的。每年生日都从S市跑来给叶修过,叶修一有什么动静小周绝对第一个过来关心他。”

轮回的众人看周泽楷的眼神顿时不一样了:没想到你是这种队长。

周泽楷膝盖很痛。

“说说对叶修的印象?”张佳乐在旁边起哄。

“前辈……可爱。”周泽楷想了半天,憋出这么一句。

叶修笑得直打跌。

“可爱?就他?”张佳乐怀疑自己耳朵出问题了。

“你们看不到。”周泽楷本意是叶修可爱的地方大家都不会留意,却被张佳乐误解成了别的意思。

张佳乐神情复杂地看着周泽楷,“走开,污妖王。”

周泽楷不知所措。

最后是叶修拍着肩对张佳乐循循善诱:“多说话,少开车。”

菜上齐之后,叶修就顺水推舟地拉着周泽楷一桌一桌敬酒,敬完就跑,绝不纠缠。这一环节是出奇顺利,叶修用水偷梁换柱也没人点破,要问起原因,用魏琛的话说,就是“喝多了硬不起来”。

众人交换着会心的微笑,洞房花烛夜嘛,我们懂我们懂。

吃着喝着热闹着,这婚宴就算这么过去了。

接下来干什么?

“闹洞房去啊。”魏琛振臂高呼,兴欣轮回众人热烈响应。

一行人蹭车的蹭车打车的打车,都跟着来到了周泽楷和叶修装修好不久的新房。

“我说,差不多了吧。”叶修无奈地上楼,身后一串尾巴。

“看完你们洞房就回。”魏琛猥琐一笑。

“你妹啊。”叶修等着周泽楷进去后闪身进门,拿出打荣耀的手速要关门,未果,好几只手扒着框。

“入啊入啊。”众人起哄。

周泽楷看看房间,面上浮出一丝为难。

“累。”叶修直接歪在沙发上,很自然地摊开四肢,耍赖。

周泽楷会意,张开双臂挡在叶修身前:“前辈累了。”

黄少天发出嘘声:“叶修你这辈子结婚可就这么一次了啊不闹闹洞房对得起你吗对得起小周吗好歹得留个纪念是不是啊大伙儿?哎小周你可别惯着他我跟你讲他这人就是越惯越来劲……”

周泽楷很坚决:“惯着。”

在众人的起哄声中,喻文州拖走了黄少天。

终于,看到无戏可看,职业选手们便三三两两地散了,周泽楷看看身后瘫着的叶修,试图把他搬到屋里。

“人走了?”

周泽楷点点头。

叶修仰起头,笑:“新婚之夜,小周不打算做点什么?”

周泽楷呼吸一窒,还是摇摇头:“累了,睡吧。”

“我骗他们的。”叶修附上周泽楷的背,贴着他的耳朵,呼出的气让周泽楷触碰他的手一紧。

周泽楷眼眸一暗。

春宵苦短,来日方长。

当荣耀年纪还小的时候(51-80)

旧稿混个更。

(五十一)
为什么会想到蓝溪阁呢,因为听说会长今天来俱乐部了,还是直奔老魏办公室。

(五十二)
什么?问我什么事?
……我也想知道,然而我只是个扫地的。

(五十三)
咳,蓝溪阁。
我现在可以很自豪地讲,所有战队队长里边,我们老魏是最牛逼的了。
战队,他拉扯的。
公会,他一手建的。
一把手,名副其实。
……就是人猥琐了点。

(五十三)
老魏嘛,原来还是蓝溪阁会长,不过这段时间战队趋向成熟,忙的不行,所以他把会长交给了另一个人。
不过那人大概是能力不怎么样,三天两头跑来找老魏,一待就是十几分钟半小时。

(五十四)
去去去,找你们那什么精英团五大高手商量去。
因为……老魏他……(啜泣)

(五十五)
管食堂的丽丽说,老魏的菜不再沾油了。
打扫他房间的老李说,老魏纸篓的卫生纸变少了。
打扫训练室的我发现,虽然只是很细微很细微,但老魏的手已经开始颤抖了……

(五十六)
我知道电竞选手的职业生涯只有短短几年。
我来到蓝雨也只有短短数月。
按理说我应该入乡随俗习惯这样的更替。
但是我希望……
希望是我想多了。

(五十七)
人老了就是容易感伤。

(五十八)
妈的。
我收回上面所有的话!收回!
老魏又在训练时间溜出来抽烟了!看见我还贼眉鼠眼嘿嘿笑着拍肩叫我别告诉别人。
我刚刚脑子是被门夹了吗?

(五十九)
算了,你还在就好。
毕竟你是第一个能叫上来每个蓝雨俱乐部工作人员名字的人。

(六十)
今天天气好晴朗,厨房煮了绿豆汤。

(六十一)
晴朗在G市并不是个太好的词。因为热。
虽然刚刚春末夏初。
不过幸好俱乐部里空调已经大发慈悲地开了,毕竟,没有空调的职业选手和中高考考生有什么区别。

(六十二)
绿豆汤是顾云何同学主动要求的,吃什么他最在行。
所以,想想我们真是太幸福了,空调美食都可以蹭一蹭。

(六十三)
蓝雨的孩子像块宝啊。

(六十四)
虽——然——有——空——调——但——我——还——是——不——想——工——作——不——想——写——日——记——
我——差——不——多——是——个——树——懒——了——

(六十五)
作为一个勤劳的社会主义建设者怎能如此颓废。

(六十六)
不过严肃地讲,我大概是被黄少传染了。
不在空调房里的时候,他连垃圾话都懒得讲,整个人也变得蔫蔫的,我看到老魏关心地摸着他的额头问他是不是吸毒了。

(六十七)
恕我直言,我不是针对老魏没有常识,我就是针对老魏这个人。
答应我,关爱你徒弟的时候少一点套路多一点真诚,好吗。

(六十八)
听说今天战队举行了队内挑战赛。

(六十九)
老魏真的太随便了,一场jjc里跟黄少打high了之后,兴之所至拉着训练营学员就开始一个一个车轮战似的打过去。
当然,全都赢了。
我就站在旁边看。游戏我是不懂,我是来收集表情包的(划掉)。

(七十)
孩子们还小,表情都写在脸上,输了大都是挺挫败挺沮丧,当然像黄少那样嚷嚷再来一局的也不是没有。老魏倒是看起来稳如泰山,打了这么久丝毫不露败象。
看他们的表现挺有意思,我有点想下象棋了。

(七十一)
不过像这样的故事,最后总会出现转折。

(七十二)
转折出在喻文州身上。
他赢了老魏。三次。
训练营的孩子们一直追着他吊车尾吊车尾地喊,可是只有我们这些工作人员知道,他对荣耀其实是最上心的一个。一旦某一个点想不透,他会大半夜跑来训练室,央求值夜班的给他钥匙。一投入游戏就废寝忘食,还会拿个本子,不时记记划划。
如果碰上我值班,会随手塞给他一点水果当夜宵。他挺瘦,看着都心疼。
虽然我知道他不需要我来心疼。
我们蓝雨层层选拔的,没有错误的人啊。

(七十三)
他跟老魏比完后,平日被冷落的立马成了香饽饽,所有少年都沸腾了,一拥而上,争着和喻文州对战。
小伙子脾气挺好,微笑着一一答应。

(七十四)
第一局,喻文州赢了黄少。
黄少表情:心里有点急,也有点生气。
第二局,喻文州险胜黄少。
黄少表情:来啊,互相伤害啊!
第三局,喻文州再次赢了黄少。
黄少表情:仿佛身体被掏空。

(七十五)
黄少,笑着活下去。

(七十六)
之后喻文州和黄少天间的气氛就不一样了。
以前是“呵,吊车尾。”
现在是“文州文州我们来pk我这回一定要战胜你!”
狗子你变了。你再也不是原来的你。

(七十六)
今天本来想写点有意思的东西。但是刚刚拿起笔,我们得到一个消息,让我脑子里再也想不起别的事。

(七十七)
魏老大宣布退役了。
我们之前胡乱猜测竟然成了事实。

(七十八)
什么嘛。
结果还是要离开啊。
之前就不要装的跟个没事人一样啊。

(七十九)
账号卡依旧年轻,可是操作者在一个一个老去。
但想到魏老大,依然是他在训练室吆五喝六意气风发的样子。

对不起,我叫你老魏,把你喊老啦。
你明明才23岁啊。

(八十)
今天是阴天,但是我夏休期的第一天。
五分钟前老魏……老大打了个电话,问我们工作人员有没有兴趣出来跟他吃个散伙饭呸饯别酒。
说实话我挺惊讶,蓝雨队员训练营学员前几天已经聚过了,毕竟他们夏休比我们早,我们还要留下来打扫卫生。
没想到魏老大还记着和我们聚。

几首诗的黑biao遍bai全联盟

各种诗体。只黑队长。挑着黑。
【黑才是真爱啊信我信我】
tag随便打系列,占tag致歉。

【轮回周泽楷】

【这是一首藏头诗】

一语未尽山河收
枪刃长啸灭仇雠
穿堂半生凌烟气
云霄殿上我宿州

【这是一首正经的送别诗,它不藏头,真的】

泽恩岁别万事忧
楷书寥寥斥方遒
日月无君自轮转
我辈不论去与留
大樽快饮新丰酒
力愿旧梦释新愁
别去经年莫回头
亭上予君一江秋

【微草王杰希】

【这是一首宝塔诗】

草,草。
根生,错扰。
风流客,春未老。
可堪明月,静候风来。
一任群花妒,重整待归尘。
且笑沧浪难渡,雨骤任他自处。
区区微草生毫末,不日有势即燎原。

【这也是一首宝塔诗】

帅,帅。
我帅,最帅。
我怎么,这么帅。
本王最帅,天下无敌。
吾若称其二,无人敢叫一。
高呼三声我帅,微草天下第一。
本王今天也很帅,帅裂苍穹给你看。

【蓝雨喻文州】

【大概叫做叠字连环诗的一种东西】

疏雨狂骤复彷徨,骤复彷徨灭神忙。
灭神忙咒低吟唱,咒低吟唱疏雨狂。

【前面不重要,看最后】

第一苏世王首诛,世王首诛一夕倏。
一夕倏老子犹是,老子犹是第一苏。

【嘉世叶修】

【黑不出来了随便搞个回文】

生人退却邪将醒风疏影
生人退却邪将醒,却邪将醒风疏影。
影疏风醒将邪却,醒将邪却退人生。

【霸图韩文清】

【不太规则的行酒令】

有日便是晴,无日天也青。
去了晴边日,加水便是清。
任他上窜混视听,霸图王者韩文清。

星辰变,欣然执缨触流焰
霸业就,图谋万千衰草旧
蓝桥转,雨打新荷声声慢
微言语,草莽一力霄汉举
烟岚起,雨疏还留春痕几
轮踏骓,回身一望岁月催
呼广友,啸过山泉诗与酒
百千结,花谢元是春风斜
义在手,斩尽前路覆水收
虚无色,空有良辰好景设
韶光敛,华发争先尘未倦
皇命收,风声已至夜泊舟
嘉草颓,世故如今莫怪谁

今天也在一如既往地向全联盟表白呢(比心)

叶修赶考记

瞎几把写,大概算狗粮。ooc到发际线之外。
不知道算不算古代paro,不知道什么朝代,大概全是漏洞。
乱打tag,占tag致歉。

叶修背起行囊,进京赶考。

叶修其实很不满意。他是被家里老爷子赶出来的,还威胁叶修如果名次在探花以下就别想回家。

叶修委屈,但叶修不说。

(一)
叶修走着走着,遇到一个道人拦路。

“算卦么朋友,不灵不要钱。”王姓道人摇摇面前的签。

叶修脚步不停:“不算不算。命里有时终须有。”

王道人正色:“朋友我看你不过弱冠,怎能如此消极?命里无时也得争取啊。”

叶修没说话。

王道人伸手阻拦:“灵不灵都不要钱。”

叶修总算停下来看了他一眼:“你这人好烦。”

王道人也怒:“别人求着我算我都不算,今日看你我有缘,不收你钱还骂我?”

“那你去给求你的人算啊。”

叶修背起书篓子就跑。留下王道人瞪着他的大小眼,生气。

好险,长得帅连走路都会有人搭讪。

叶修摇摇头,继续走。

(二)
“呔!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从此路过,留下毂雒偬戆翥尩彮彯彲尪尫夔贶鼗颞嬲鼍巪巬鼢褰髂亓厷厸厹抙抝択厺厼厽厾孶孷孹孻孼孽孾叀叵叺峯峱峲峳岘峵峷峸峹叻哬哯哰唝哵奵奺奻尃尅奼奾奿……”

一个土匪忽然蹦出来,横在路上,张口就是一串乱码。

叶修目瞪口呆。

土匪黄少天很得意,他苦查字典十几年为的就是这个效果。

“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被震住了吧!你想过去吗?你肯定想过去,既然你这么想过去,把我刚才的话重复一遍,我就让你过去。”

叶修立马往回走。

黄少天急了:“哎你这人怎么不按套路出牌?人要往前看懂吗!”

叶修叹口气:“其实,不走这条路也能到京城。”

(三)
甩掉啰嗦的土匪,叶修改道横穿了一座小城。由于没有暂住证,不可以在小城中留宿,叶修从早走到晚,终于走到另一侧门。可惜正赶上城门快关闭的时间,他不由加快脚步。

“站住。”

一个声音冷不丁地在背后响起。

叶修不想站住,因为城门已经在缓缓关闭了,但他不得不站住,因为叫他的是官差。

“进京赶考没有暂住证姓名叶修性别男老爹曾入朝为官现赋闲在家父母双全有弟叶秋,”叶修想了想,补充:“尚未成家。”

官差张新杰看着叶修,神色严肃:“没人问你这些。城门卯时二刻准时关闭,在此之前我要提醒你,城外有土匪,此刻出城不是最佳选择。没有暂住证,你可以睡在旁边的大石头上。”

“……”叶修无语凝噎,他不由想到了让他念生僻字的那个话唠土匪。在比较了安全的大石头和不那么安全的城外客栈之后,他还是对官差说:“谢了啊。我还是出去吧。”

张新杰微微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四)
叶修确实有点倒霉。

出了城门打北走,没见到客栈,倒是跟土匪撞了个正着。

转个弯就看到一群人在大叫大嚷,喝酒划拳,气氛热烈且粗犷。不过,里面有一个与他们气质不太相符的男孩子,拉拉这个扯扯那个,急得快哭了的样子,连头上的呆毛都没精打采地趴了下来。

叶修眼尖,一眼认出那个男孩子是他的发小之一,张佳乐。前几年被人掳去做了压寨夫人,多次寻找,未果。没想到竟然在这里。

叶修思考怎么才能救好友于水火之中。

谁料,张佳乐突然一抬头,正好就撞见了叶修。两人对视三秒,叶修尚未来得及就张佳乐此刻心情做一篇阅读理解,就听见张佳乐的喜极而泣:“叶修快来帮我把他们拉开!大孙喝太多了!唉叫他少喝点少喝点怎么就不听劝呢……”

叶修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转不过弯。

“你是张佳乐本人吗?说好的逼良为娼呢?你们竟然同流合污?”

张佳乐后知后觉地有点不好意思:“啊。”

叶修吐血:“啊?啊什么啊?你都不告诉我?还是不是发小了?份子钱别想要了啊。”

张佳乐叫起来:“我给家里去信了!我让他们告诉你了!”说到一半突然顿住:“……大概是觉得丢人,没有声张吧。”

叶修走过来拍拍他的头:“不丢人不丢人。反正哥小时候就觉得你注定是被压的命。”

张佳乐跳起来打了叶修的头。

(五)
叶修满载孙哲平的怨念离开了土匪窝,原因是这两天张佳乐坚持要和叶修睡一屋。

叶修本人没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年轻人还是不要纵欲过度的好,而且小别胜新婚嘛。

于是叶修心安理得地继续赶路。

途经一个小镇,小镇正在发生一件可怕的事情,搞得人心惶惶。

每一对新婚夫妇大婚之日,喜房的墙上总会有红墨汁写的一句话,还掺杂了他们看不懂的鸟语字符。

“大眼 is watching you。”

镇长坚持认为这是一种什么迅速流传的邪教,并四处寻找道士来作法破解。镇长向叶修说明情况的时候一直抖个不停,带的叶修也开始抖。

“最可怕的是,最近来了一个道士,他长着一双大小眼!还整天神神叨叨,天啊太可怕了,说不定大眼就是他。”

叶修无端想起了那位硬要给他算卦的王姓道人。

说曹操曹操到,王杰希缓缓踱进来。

“我仿佛听到有人在背后说我帅,是你吗?”

叶修当机立断:“……他就是大眼快把他抓起来。”

王杰希勃然大怒:“凡人,你竟敢这样对本王!”

众人觉得眼前一晃,面前忽然多了一个身影。

“对不住了杰希他就是这样的,你们不要介意。”来人这么说。

他看向王杰希的目光情深似海。

“别生气了,是我错了。快回家吧,你不想英杰他们了吗?”

叶修表示自己虽然没看懂但一言不合就被喂狗粮是怎么回事。

后来来人方士谦解释了来龙去脉,包括他和王道人在一起时不小心惹他生气了然后他负气出走羡慕别人如胶似漆所以就在别人的洞房里……

叶修觉得镇长猜的没错,是个邪教干的。

不过这邪教现在变成了狗。脱团狗。

所以第一章的道人在第五章里找到了幸福是什么玄学吗。

(六)
只要再翻过一座山,就是京城了。

这条路说短不短,说长也不长,遇到的莫名其妙的人很多,但仔细想想,也算是枯燥旅途中的调味剂。

叶修翻着山,遇到了他这趟旅途里遇见的最后一个人。

那个人在打水。

他很高,很瘦,头发还是按照他一向喜欢的样子披散着,和离家时差不了多少。

叶修觉得喉咙发紧。

他站住,等那人发现他。

那个人依然在不紧不慢地打水。

“阿修你这样干等着是不是太没诚意了?”

叶修开始朝他那边走,边走边觉得自己好像得说点什么。

于是他说:“苏大大,当年我爹硬要让咱俩分开的时候你怎么都不坚持一下,就这么走了太怂了好吗。”

苏沐秋回过身,“当时我的确一无所有啊。”

叶修不说话了。

“好在现在有了。”苏沐秋指指远处一片林中若隐若现的砖瓦,“有房,”又指指远处的牛车,“有车,”然后微笑地看着叶修,“还有良人。”

“啊,我知道你爹希望有个功名,于是我大前年来,中了个进士,本想即刻赶回去告诉你,结果你爹非得让我在路上等,等着了才算,还说缘分和实力一样必要,真不知道他老人家又看了什么小说……”

叶修开始叹气。他原以为一路上遇到莫名其妙的人已经够多了,没想到最莫名其妙的是他家老头。

叶修看着他:“这些年你怎么过来的。”

苏沐秋说:“说来话长。”

叶修说:“没事,我愿意听。”

苏沐秋笑了,“考试呢?”

叶修也笑:“不考了。反正肯定能过,家里一个引人瞩目的进士官就够了,再来一个太麻烦了。”

“想听先帮我把水提进去。”苏沐秋招呼他。

“哎。”

200fo点梗

一觉醒来212了简直受宠若惊qwq
谢谢小天使们~
从现在开始到明天早上8点,没有超过三篇就全写,超过三篇就挑三篇写_(:3 」∠)_
最好是喻黄伞修双花韩张江周qwq
文笔渣,求不嫌弃w





……顺便给自己打个广告:

回归老玩家奶秀,不刷袖气,不挂持续,乱开减伤,无脑风袖。
奇穴不解锁,配装一团糟,乱甩文字泡,切磋全靠跑。
立志做一条有梦想的疯狗,大小攻防不落人后,jjc里先死队友。队友大招我雷霆,队友血崩我打坐。
穿着pve冰心奶人,奶心法冰心宏打本 。
现求与人切磋练手,没诗也没酒,就问你约否。